从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反观中国高校招生

从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反观中国高校招生
标签: 

近日,美国高校爆出了招生丑闻,一些社会名流用金钱为自己的孩子“买到”进入美国大学上学的机会,其中既有耶鲁这样的“常青藤”学校,也有斯坦福这样的世界一流高校。不用说,这样的消息,一经媒体披露,多么具有冲击力。

目前,美国司法部已对多达50名嫌疑人启动了法律程序,接下来便是相关人士受到法律制裁,而涉事高校已采取行动,解聘了相关当事人,配合检方调查。可以想见,随着法律程序的推进,会有更多的人,尤其学校方面接受贿赂的人,为这起丑闻负责。

毫无疑问,高校录取人才需要一个公平的程序,如果用钱能解决上学的问题,那么,将彻底摧毁招生工作的最后一道防线,大学也就不再成为大学,倒与“黑市”有几分相像:只要付费即可得到想要的物品和服务,而“黑”意味着它见不得光,同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入“市”,需要相当的门槛,有时当事人还要订立攻守同盟的约定等。上述逻辑不仅适用于美国,在其他地方,包括中国,也应该是成立的。

事实是,中国大学招生问题似乎更多,不仅花样繁多,而且十分隐秘,鲜为公众所知。这是因为,中国官僚体制上的遮遮掩掩,“家丑不外扬”的思维定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逻辑,导致中国高校招生中的种种乱象很难得到充分曝光,进而无法得到有效治理。

据中国媒体报道,云南省前副省长沈培平在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仅五个月就当上了该校的教授,这种权力和学术的肮脏勾兑,要不是这位官员的“落马”,公众是不会知晓的。令人不解的是,事发后,当事学校忙着删除相关记录,至今没有给社会公众一个说法,更无人为此事担责,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一样。从这起事件中,我们可以大致感知中国高校招生和职称评定中的现实景象。

人们同样不会忘记,就在几年前,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因受贿2330余万“落马”的事情。据媒体报道,蔡利用学校自主招生的政策,对入学加分明码标价,比如对成绩较差的学生,只要花50万到80万元,就可通过艺术特长生等方式,最多降200分录入人大。在其任职期间,总计“帮助”过44名学生,平均每个被“帮助”的学生贿赂蔡的金额都在50万元以上。虽说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蔡的“帮助”,但问题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败露的时刻总会来到。

回顾中国高校招生的历史,可以注意到,高校招生工作已由早期的全国统一命题试卷,变为多种试卷并行的方式,特别是,中国一些经济发达地区,或拥有较多高校资源的省份,早已不再使用全国试卷,而是自行命题,这就为其他地区,如使用全国统一试卷的考生,换算成绩,设置了障碍,因为试卷不一样,谈论录取公平已失去意义,而这也为部分高校多录取一些当地学生提供了便利。

照理说,高校同一年入学的学生使用同一份入学试卷才恰当,但中国的事实却是,同年入学的学生成绩五花八门,不仅有考生所在地试卷不一带来的不同,而且还有名目繁多的加分因素,如“体育特长”、“三好学生”和各类科学竞赛获奖,甚至民族成分不一,都会有加分的好处。招生工作中需要考虑的加分项目过多、过滥,必然导致各类造假行为,黑箱操作几乎无法避免,如父母为孩子买一个“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这与美国招生丑闻的部分情节同出一辙),或想方设法冒充少数民族等等。虽说中国教育主管部门近年已开始清理高考加分项目,但迄今为止,并未给社会公众一个解决问题的时间表,特别是,如何确保高校招生工作的公开、透明和公正,需要一个政策和体制上的保障。

最后,一个制度和体制是不是设计合理,运行正常,就在于出了问题之后,是否有一个快速有效的纠错机制。众所周知,美国大学,尤其是那些办学历史悠久的高校,在全球拥有极高的美誉度。丑闻的出现其实并不可怕,怕的是这样的事情拒不纠正,今后还会再次出现。美国司法机构的介入,恰恰表明纠错机制也正在起作用。人们有理由相信,经历丑闻之后的美国高校,未来的招生过程将更加公正,而借此反观中国,我们则有更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