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的价值观: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权力的游戏》的价值观: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标签: 

《权力的游戏》也是你永远猜不到结局的电视剧,而且没有正义和邪恶的明确界限,只有利益和权力的争夺,《权力的游戏》的价值观:没有对错,只有立场。

关于《权力的游戏》内核,显而易见的秘密是:哪个主角将活下去,坐上铁王座,一统七国,征服白鬼军团。但这部剧最让人感兴趣的是第二个问题:赢家为什么会赢?作者想要展示给观众的政治原则、道德伦理是什么?这部剧的政治哲学和道德指南是什么?

乔治·马丁(George R.R. Martin)出色地在书中提出这些问题,将那些读者认为可能是这部剧英雄的角色一一“写死”。每一次死亡都带着教训。奈德·史塔克(Ned Stark)被砍头,是因为没有好好用他的脑子。没有智慧、常识以及战略思维(无论是哪种),荣誉和尊严毫无意义。史塔克的儿子罗伯(Robb)遭遇背叛被刺,这是因为在脆弱联盟的战争中,并没有爱情的位置。琼恩·雪诺(Jon Snow)已经死过一次,是因为他没有领会到做出正确的决定是如何在自己人中产生不应该的敌人的。

在该剧的倒数第二季中,赌注越来越大,角色的选择也越来有趣。每一位角色的命运都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权力的游戏》的灵魂是什么。 艾莉亚·史塔克(Arya Stark ,即“二丫”)有从治安维护者蜕变为反社会者的危险倾向。她昔日的仇敌克里冈(Sandor Clegane,即“猎狗”)已经从自私冷酷的杀手变成维斯特洛的高尚公民,开始质疑为何坏事会发生在好人身上。丹妮莉丝·坦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即“龙母”)的脑子里一边是责任、正义,一边是权力、权利。我们如何理解她将敌人用龙形火焰(Dragonfire)活活烧死的欲望?

詹姆·兰尼斯特(Jaime Lannister)是以乱伦的弑君者(他将一个孩子推出窗外)的形象出现在读者和观众面前的,但在他的姐姐瑟曦(Cersei)从“女魔头”转变为“史上最××女魔头”的过程中,似乎感到困惑。到目前为止他还是站在提利昂(Tyrion,即“小恶魔”)这边。尽管炸毁了一半的城市,瑟曦还是将自己视为维斯特洛的保护者,她眼中的敌人有疯女人丹妮莉丝 、背叛她的奥伦娜·提利尔(Olenna Tyrell ,即“荆棘女王”,她的家族被瑟曦屠杀了)以及大批的外国野蛮人。她已经尝试用宗教原教旨主义者取得优势,并与其中一个王国最为卑鄙的人物达成邪恶联盟。瑟曦非常不得人心,在最后注定会失败。而在现实生活中,坏人有时也能赢——剧中有时也是如此,第七季第二集中,攸伦·葛雷乔伊(Euron)就在海上赢得了血腥的胜利。

实际上,《权力的游戏》中的坏人是能够教给“英雄们”一些东西的。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即“三傻”)一度是剧中最为幼稚的人,逐渐变成有抱负的“马基雅维利”,这种转变来自于她从瑟曦这样的人物那儿所承受的痛苦(从瑟曦那儿她学到了很多)。让她失望的是,琼恩依然在做他认为是“正确的”决定,而对这些决定在多大程度上会疏远自己人没有充分的认识,显然还是没有从第一次的死中学到更多。琼恩不可能再死一次,他勇敢地做出不得人心的选择,最终会荣誉加身还是身败名裂?相反,“小指头”(Littlefinger)那种恶魔式的聪明,不停地谋划、促成协议、打破协议……但似乎在最后众叛亲离,一个朋友都没有了。“三傻”从中会得到什么教益?她来之不易的战略智慧让人敬佩,她会与阴险的“小指头”合作对付她同父异母的兄弟吗(实际是表兄,但她还不知道)?或者她将计就计,关键时刻给“小指头”致命一击?如果她这么做了,是否意味着她找到了权力游戏的正确打开方式?还是说这意味着她变成了另外一个瑟曦。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明确的一点是,《权力的游戏》并不宣扬善有善报,同样的,它也不宣扬“恶有恶报”。乔佛里( King Joffrey)、拉姆斯·波顿(Ramsay Bolton,即“小剥皮”)、瓦德·佛雷(Walder Frey)的结局都是可怕的死亡。瑟曦似乎一定很快就会挂掉,不管是出于其弟尚存的那只手还是出于“二丫”。在第一季中,瑟曦对奈德·史塔克说过这样一句名言:“当你玩权力的游戏时,要么赢,要么死。”在第七季第一集中她呼应了这一观点。但是这不意味着,从邪恶走向胜利就是正确的道路,从纯粹走向胜利亦然。 

《权力的游戏》想要教给观众的是:尽管做个好人可能会很愚蠢,如奈德·史塔克那样,但这不意味着做好人的代价就必然如此。毕竟,好的统治者可能会树敌更少,也能够结成强大的联盟。但是正如“三傻”在第七季第一集中告诫琼恩的那样,做事要动脑子。这意味着在必要的时候需要无情、不动感情,不要被原则和传统束缚。《权力的游戏》毫无疑问有一个道德指南针:要灵活,不要顽固;要狡猾,不要天真无邪。预言这部剧的真实寓意将是观看它的最大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