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重新定义了“加班”,刘强东则重新定义了“兄弟”

马云重新定义了“加班”,刘强东则重新定义了“兄弟”
标签: 

90后成为职场主力之后,这个人群对生活和奋斗的理解已经远远超越了70后的艰苦创业和80后的奋勇拼搏,他们大部分生活在一个相对富裕的环境,得到更多家人的关爱,享受互联网信息红利更多,让他们视野开阔,更国际化。也正因为这样,马云提出的996言论似乎更适合对70后和80后宣扬的奋斗者文化,90后并不感冒,他们觉得奋斗既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不能有命赚钱没命花。

这种年轻人群价值观的变化其实在世界范围内都很普遍,德国二战之后有一批妇女是在战争废墟上用锤子敲打废墟中的钢筋卖钱为生,被称为“锤子妇女”,他们的行为深刻的影响了下一代的年轻人,他们也都很吃苦耐劳,所以西德在70和80年代的成就就是这些人创造的。但过了几代人之后,目前欧洲年轻人大部分是“新嬉皮士”风格,有调性、爱社交、喜欢探索、平衡生活。包括美国、日本在内,激励90后大多采用怀柔的沟通和迎合方式,像过去榨汁机一样的制度安排以及鸡血一样的激励已经不管用了。

综上所述,我试图做一个总结:刘强东和马云似乎在组织管控上的霹雳手段、凶悍打法是高度一致的,他们都认为自己的敌人是组织的“惰性”,要用铁腕打赢这场另类战争。但他们都不得不面对一个属于90后甚至00后的互联网创新时代,如果说之前他们打的仗都是基于商业利益交换逻辑,靠弄潮时代搏得机会,现在这场战争是关于价值观、关于人心的。既然社会主体劳动人群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靠100个马云、100个刘强东也无法扭转年轻人审美。

榨干奋斗者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如果现在的企业家们都缺少这些深入思考和同理心,你觉得他们能打赢和组织“惰性”的战争吗?或许大佬们的敌人根本就不是“懒惰”,而是换一个姿势做梦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