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网剧《赘婿》播出,爽剧岂能一爽了之

前不久网剧《赘婿》播出,爽剧岂能一爽了之
分类: 

  前不久网剧《赘婿》播出,热度排名视频网站前列,有关剧情的各种讨论成为舆论热议话题,将“爽剧”概念引入了公众视野。这部剧讲述男主角宁毅由现代社会穿越到武朝入赘江宁苏家,利用现代金融知识一路“升级打怪”,成为江宁首富,又智擒贼寇挽救武朝国运,实现事业与爱情双丰收。除了男主角的经历如同开外挂般一路所向披靡,该剧在叙事上也将爽感做到极致,通过强情节、快节奏、喜剧化的手法,让每一集都有几次反转,给人带来酣畅淋漓、紧张刺激的观赏感受。然而,体验感官刺激之后,剩下的却是空洞和失落。观众除了感慨“为什么男主角那么幸运,我要是穿越回古代估计也能获得成功”之外,没有记住几处关键剧情,更别提得到什么人生启示,激发什么现实思考了。所以,该剧虽然热度很高,口碑却高开低走,收获了不少观众的吐槽。一部开局火爆的爽剧最终烂尾,究其原因,主要是精神的窄化所致。

  所谓爽剧,大多改编自网络小说中的爽文。“以爽为本”是其最重要的创作原则,主要以满足观众的白日梦为己任。这类作品一般有这样几个特点,首先要有明确的爽点。这可以是睚眦必报的惬意痛快,如《凤唳九天》里的姚莫婉对反派毫不手软地痛击,《三十而已》里顾佳干净利落地手撕“小三”和欺负人的幼儿园家长;也可以是甜到掉牙的爱情幻想,比如《亲爱的,热爱的》《韫色过浓》《双世宠妃》系列里男女主人公吻戏、壁咚、拥抱情节让人应接不暇;还可以是对成功、权力欲望的充分满足,如《庆余年》《斗罗大陆》《武动乾坤》中本是平凡人的主角们都快速成长起来,实现人生价值。其次,人物必须是类型化、极致化的,主角是正义与善良的化身,反派必须让人恨到牙痒痒,而且每次主角都要在智力、能力上全方位碾压反派,如《锦心似玉》《赘婿》。再次,节奏必须要快,从受虐到复仇、从幻想到满足,一两集之内必须解决,符合当下用户快节奏生活下的观剧需求。

  纵观近年所谓“爆款”剧,大多含有爽剧成分,为何这种套路化、公式化的类型越来越受欢迎?最主要原因是部分受众将爽剧当成逃离现实、纾解压力的“异托邦”。互联网时代,在消费主义的大潮下,大众文化出现了扁平化、浅薄化、娱乐化的倾向。相较于深入思考和有益启迪,有的观众看剧时更想获得感官刺激解压放松。随着观众审美品位的提高,对故事的要求越来越高。一些片方懒得创新,就通过不断强化刺激来应付观众。他们在叙事技巧上无所不用其极,导致情节越来越离奇,甚至抽空了现实所指,成了儿戏一般,用网友的话说就是“爽得不合理了”。《赘婿》结尾处,宁毅竟然能带着皇帝前往靖国谈判,缺乏最基本的历史常识,就是个例子。

  这也折射出当下爽剧创作遭遇瓶颈的根源所在:当我们过于沉溺于叙事上的反转,在精神上却停滞不前,甚至还在倒退,就必然会造成思想与叙事的脱节,自然无法形成正面的价值引导。弗洛伊德在《创造性作家与白日梦》一文中指出,在白日梦和艺术作品之间,有一个必要环节,就是升华。何为升华?就是必须将人的本能欲望从直接的目的物上移开,在合情合理的故事中获得变相满足,从而为人类找到一条从潜意识回归现实的途径。爽文变成爽剧,面临更广泛的受众,必须要有所升华。电视剧《琅琊榜》也是一部爽剧。但它不只有戏剧化的强情节,更有追求正义的深刻内涵。梅长苏一句“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振聋发聩,直击人心。这些内容从某种程度上契合了当下的主流价值理念。与爽剧受到观众诟病相对应的是,今年以来,《山海情》《跨过鸭绿江》《觉醒年代》等大剧、正剧大受欢迎,年轻观众每天催更。这充分说明,一门心思迎合受众,未必能获得受众的肯定,肯下苦功夫挖掘故事的精神内涵、勇于将引领时代风尚和思想导向作为创作核心诉求,反而可能开辟更广阔的市场空间,获得更持久的热度。

  以“爽”的创作方式抓住用户的刚需,把他们的“心流”变成现金流。这是爽剧的商业逻辑,在迎合年轻受众方面自有它的优势。但是如果只以爽为原则,以商业价值为唯一考量,局限也很明显,顶多只能成为一时的绚烂焰火。今后,爽剧创作要破圈,首先必须做“减法”,去掉过度娱乐、脱离现实的成分。更重要的是还要做“加法”,把现实主义理念、优秀传统文化等融进去,提升作品的历史高度、思想深度和精神力度。事实上,网文创作也在向主流靠拢,有研究表明,描写都市生活、职场故事、历史变迁、国家发展等内容成为网络文学创作的新潮流。所以,爽剧创作也应主动适应时代发展,用主流价值理念汇聚成推动时代前进的奔腾激流。

他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