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行者》百度云网盘完整加长版网盘链接高清版完整熟肉已完结

《边缘行者》充满了浓浓的怀旧氛围,讲述了在1997年香港回归前夕,多方势力矛盾激化,暴力事件频发。任贤齐扮演的阿骆是一个“边缘行者”,游走在黑白两道之间,为了收集取证,与黑警合作,最终将警察内部的黑警绳之以法。与传统的卧底影片对比来看,《边缘行者》的变奏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卧底身份的提早揭示,回避了阿骆“重新做人”的困局。

影片对于寻找卧底的过程描述流于表面,没有经过任何情节角力就揭示了卧底的身份。观众没有寻找卧底的视觉快感,随即陷入了“卧底警察在做什么”的疑惑中,无法沉下心来感受卧底的内心世界。卧底电影要讨论的,不仅是卧底失去身份之苦,还有“重新做人”的困局。而在《边缘行者》中,故事的编排存在很多断裂点,比如阿骆成为帮派老大的情节就略显跳脱,情节处理得过于草率,使得一些重要戏份缺乏说服力,也就无法获得观者情感上的认同。

影片以想象方式回溯香港电影的辉煌时期,但因为没有赖以扎根的文化内蕴,使得画面无所依附,只能变成一个空洞的能指。卧底的痛苦,始于身份认同的困境,同时又天然携带着深层次的精神困境。但在《边缘行者》中,这些深藏于卧底片内核的意味都不见了,阿骆不仅没有了身份的纠结和迷失,还多了几分毫无来由的游刃有余。

香港卧底电影最擅长的是探寻人性黑与白之间的灰色地带,隐藏身份应该是卧底电影最大的悬念,提早的揭示卧底身份,将悬疑点转移或许是本部影片的创意,但也是其最大的败笔。《边缘行者》对于香港卧底电影的续写与变奏,唤醒了观众对港片的回忆与情怀。但因在叙事中摒弃了“揭示身份、完成社会认同”的关键,将“抓黑警”作为叙事核心处理,使得叙事的力度大打折扣,最终无法获得观众更深层次的共情。